您所在的位置:枣庄视窗 > 生活频道 > 枣庄名人

画家李伟平的中国画艺术解读

发布:2018-11-30 15:55:50  来源:转载   编辑:佚名

李伟平1962年生于山东枣庄,陇西人,又名老山,字润民,别署老山居、三师堂、滴水轩主人。幼承家学,经历入曲阜师院、山艺、天津美院、央美,净心研读书画艺术,精品之作先后大量流入海外,深得藏家看好并追捧。他生活在儒家文化的发祥地,据其所言在童年的记忆中农历新年临近,有幸常常目睹到当地建国前济南省府的文史馆员——一位精神矍铄、满腹经纶的耄耋老人写春联(家乡人俗称写对子),其一手好字深深的折服了他。其求得春联后而舍不得张贴,将之作为临池的范本,拿于老先生观,颇受赞赏,并参加区文化馆举办的学习班,后痴迷入道,这是后话。李伟平的书法追于魏晋、山水花卉上溯元宋,在三十年如一日的潜心探索中,他一直心无旁骛地执着寻找着真正属于自己的感动,不近媚俗、不愠不火地在艺术中不断得以完善和提升了自我。他的作品气韵清雅、书卷气息浓郁,画风小制古穆简远,巨幅厚重沉雄,属于“清澈澄明”的心灵诗意画家。

 

李伟平是警察亦是一位有建树的中国水墨画家,其精品之作多次在全国获奖并传播至国外。生长在儒文化的发祥地,齐鲁厚土的钟灵神秀滋养并提升了他独有的审美视角,无论是从传统与现代的把握,还是从观物写象到运情写心,作品既保留了传统中国画的意韵笔墨,同时又具有鲜明的生活性。他的水墨丹青在淡若清烟的画面中没有杂质,在虚空浑然的笔触里毫无俗气。在信息化时代多元并存、国门洞开的当今,如此笔墨,如此画,能做到这些,让许多人都被其作品共鸣过、感动过,实属难能可贵。

(一)

当李伟平的丹青画作展现在眼帘时,观之有楚箫独鸣深邃空灵之感。似乎想走近去,选一处听泉观云之所在,席地而坐与画家交谈,尔后再细细品读他的画作,在感动和感悟中走进画家内心,才会真切的感受到画里画外所渗入的那种对‘天人和一'理念的虔诚。对于画家来说,没有情怀的自觉就不可能有真正个性化的精神表现和艺术创造。而情怀的自觉又必须建立对于生活和文化的深刻体会。没有文化的支撑,任何一个画家都不可能真正发现自身,认识自身,表现自身。李伟平正是从这种关系中找到了自己艺术创作的枢纽和关键,同时也找到了自己艺术表现的空间。在李伟平的艺术创作过程中,美善与的统一、情与理的统一、有限与无限的统一、天人之间的统一,这些华夏本元审美特征始终是他追求的内在目标和高度之所在,从众多的作品里我们会感受到他在画面中洋溢出的美与善的诉求以及从中透出的纯朴之美。作为一名画家,如果只是停留在一般意义上的个性抒发,那他的艺术表现必然是单薄的,不会具有强大的震撼力。只有当艺术家从可视可感的物象之有限境域进入到一种混元灵通、天地化一的无限之境域时,这个艺术家的艺术才可谓进入到一种真正超越的大境界。这其中包含着美与善的统一、同时包含着有限与无限的统一。李伟平众多的获奖作品均具有这方面的追求和表现,从他的《红色沂蒙》、《春之韵》、《微山湖畔静悄悄》等作品中我们会发现,他在一种颇具人文情景隐喻和象征的艺术表现中进行着具有文化震撼力的叙述。这种叙述既有对美好生活的赞美,也有对个性审美的张扬;既有对山水景观真实的记录,也有对理想化境域的希冀。而这一切均具有文化的品质和对艺术本质的追求。正是这种颇具文化品质的叙述,使他获得了精神层面与现实生活交融,他‘搜尽奇峰打草稿',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其近年来的创作正渐入宗炳‘澄怀味象,畅神而已'之境。从而实现了内在的艺与道的共鸣。这种共鸣是画家真切的内心感悟,也是李伟平对美好生活的梦想和希望之所在,正是这种梦想和希望才使得他游艺其中,醉心其中。

(二)

传统中国画主张以墨为主以色为辅。中国文人向来有色空观念,从广义上说也是中国哲学一种根深蒂固的色空思想,主要强调外在的有形世界是虚幻不实的,色的世界是表象的,欲望的,而无色的平淡素朴是大道之本真。中国画笔墨中的‘用墨'之所以精深,实乃发于底蕴的文化,而缘于之笔墨。画家以墨抒怀,以笔寄情。笔墨作为中国画的特质因而具有不可否定的重要性,笔墨作为依附于精神世界和表现内容的独特形态又必然不会是千古不变的。画家精神诉求的不同和表现境界的不同都会带来对笔墨的不同理解,从而使笔墨呈现出新的形式和新的表现力。李伟平中国画的独特笔墨建构和画面建构正是在对新生活、新境界的不断探索、不断创造中得以实现。“实处之妙,皆因虚处而生”的审美取向一直是传统中国画的终极艺术追求。中国画在虚乃气之本体的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特有的法则。虚的处理不是可意留白,而是以生动自然的形式构成语言与主体的相应相衬之下产生了更宽广的解读空间。李伟平水墨画的笔墨建构,既有文人画的疏松雅逸,又有现代艺术的深远、多元和冲击力。他的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形式语言既反映着他一以贯之的形式和内容的统一性,同时反映着他强烈的探索意识和对文化的负载特质。这种在空灵、纯净的影响下建立起来的审美取向在李伟平的作品中得到了新的生发。创作过程中,李伟平对实处之妙,皆因虚处而生的审美精义追求,同时具有强烈的时代气息。而他的《山》、《湖畔》、《沂蒙秋色》、《溪山丹霞》、《山之素颜》等作品更是以这种构成性的笔墨语言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个颇具书卷气和文化指向的艺术图式。这种形式语言的成功运用无疑来自于多元艺术的启示,但从李伟平的这些作品中我们感受到的是浓浓的中国语境、中国情怀和中国文化的气息。那种丰韵的笔墨语言叙述所展示给我们的是一种成熟的中国画艺术家对传统的内在深情和回溯,同时也是艺术家对现实景象的深刻体味。

(三)

上下五千年,中华民族的文化浩如烟海。回顾中国画艺术的历史长河,每个时期每个朝代都有异峰突起,薪火相传的中国画坛群星璀灿大师辈出,因而,在创作上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程式话语言。对于中国画而言,艺术地,本体化地观物写象一直受到高度重视,但这种写从来不是被动的摹写,而是理性的主动地抒写。创作实践表明,笔墨的表现要求程式化,否则就失却其规范性及和谐性,但一味拘泥于原有程式,又易于落入前人巢臼,无解于新形式的表现,因此,它既是后学津梁,又会成为束缚后人创造力的枷锁。正是因为李伟平深明此理,所以,他在创作中细心揣摩,赋予了自己作品对物象形质的内在把握,同时也赋予了自己作品内在的精神传导。传统美学的形神论对李伟平影响巨大,他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活中,深入研究和探求二者的关系,从而使自己的作品在形质和精神的两个层面均有脱俗的展现。学界关于围绕形于神的讨论早在先秦时期即已展开了。《庄子·知北游》云:“昭昭生于冥冥,有伦生于无形。精神生于道,形本生于精,而万物以形相生。”在这里,庄子认为,有形之万物产生于无形之“道”(气)。美在于神,而不在于形。正是这种形神关系,既决定了中国画的定位,同时也决定了中国画对画家本体精神之心的重视,李伟平牢牢把握形神和心的辩证关系,并通过自己独特的心境和精神世界进行着独特的艺术探索。在艺术创作中,没有观物写象对生活的本质把握,就不可能有运写心对精神的实质性表现,这一理念在李伟平的艺术创作主线中清晰可见,李伟平也深得其三昧。在李伟平看来,中国画的高妙不在于“惟妙惟肖”,而在于笔墨本身的表现性。但形式与笔墨的彼消此长对古人和今人的困惑并未消失。从李伟平的作品我们会发现,他基本完成了从观物写象到运情写心的超越,这种超越实际上是画家对表象的超越。但在李伟平看来,超越的表象并不是对客观世界的漠视,更不是对现实主义的否定。没有对物象行质的深刻感受,就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超越,李伟平是这样思考的,同样也是这样创作的。李伟平在对景静观默察中感悟生活之真缔,探自然之灵奇,抒自我之胸臆,正逐步走入真性情大气度的心象境界。


润格:山水画每平尺6800元、花鸟画每平尺3600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6 sdd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