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枣庄视窗 > 生活频道 > 枣庄名人

枣庄名人之翰林编修高熙喆

发布:2019-1-22 11:14:10  来源:转载   编辑:佚名
敢为一少年

    髙熙喆,出生在滕县城北门里一个破落土绅家庭。他的祖辈曾世代为官,到了父辈,却家道败落,其父高秀才只能以教书糊口。虽是如此高熙喆从小仍然得到了家庭的良好教育,他三岁能背《千字文》,五岁能诵四书五经,被人们称为神童天有不测风云,公元1859年秋,他的父亲高秀才童一病不起。临终前,其父指着正堂上那副已经发黄的对联问道:“还认得吗?”高熙喆回答说:“认得,上联是‘戢景十年成国器',下联是‘体仁千载懋风猷'。你讲过的,意思是只有不懈地学习,努力加强修养,长期做善事,达到仁人境界,才能成为一个对国家有763用的人。”听了儿子的回答,父亲释然一笑,说道:“仲堿五岁能解祖宗遗训我高家将后继有人,为父可闭上眼了。"言罢而逝.

     高熙喆八岁那年,报考当时滕县最高学府——道一学院。那天,先生对高熙喆说:“我听说你五岁能诵,七岁能文,今不限题目,如能作出一篇好文,将免除你全部的学费。”高熙喆当即就答应了先生的要求,并子次日呈交了连夜赶写的《祭父文》。其文写道:“戊戌之秋,七月之望,孝期三年期满之日,不孝儿仲恭祭先父子其上:先父仁人,下爱姊子,上孝高堂,和睦邻里,亲友相帮;…鸣呼!先父之德,竭东海之水难以书尽,先父之仁罄南山之竹不能全陈。不孝子当以先父垂范,发锥刺之奋,立鸿鹄之志,勤学不辍,养性修身,体仁千载,期达仁人之境……”先生看罢甚惊,直呼为神童,遂免除高熙喆人学的所有学杂费用.

进入道一学院,高熙喆读书痴迷,学业日臻,至十六岁考中 秀才,两年后考中副贡,次年考中贡生&公元1882年省试中举,次 年,卨中二甲进士。人翰林院做国史馆编修、协修。少年高熙喆虽 —介书生,却敢作敢为。在他还仅仅是个副贡时,他就肢出了一 件非凡的审情,这一年,他的叔父高文保发现峄县知县有贪赃枉 法行为。峄县知县怕事情败露,遂鹿凶将其残杀。高熙喆为叔伸 冤,四处奔走,终不得其果。离熙喆年少气盛,毅然去京城告状。 他连夜写好状纸,与家人田刚携带血衣,日夜兼程赶赴京城都察 院。都察院见高熙喆“哭号陈状,其情可悯”,遂引起重视JL经 勘察,案情告破,峄县知县破处极刑。朝廷‘‘褒扬高文保忠正不 阿,賜祭葬,入昭忠祠国史立传”。这场官司,也让离熙喆“名动 朝野”。多少年过去了,如今他入朝为官,自是踌躇满志,决意做 •-个有作为的官。

妙文释怨嫌 

甲午年(公元1894年)发,商熙喆出任山西正考官。这天,高 熙品正批阅考卷,随员柴峰推门进来说:“犋报老爷,忻县朱县 令前来求见。”高熙喆接过名刺一看,并不相识,但既然登门拜 访,相信总会有什么事情,于是封存起考卷,吩咐说:“有请朱大 人' 宾主坐走。朱县令说久仰太史公文章道德,今口一睹尊 容S是三生有幸啊^ ” 髙熙喆谦辞道:“哪里,哪里,百无一用是文人呐0 ”交谈之下,方知朱县令乃胶州人士,于是话题便多了起来,谈兴正浓时, 朱县令忽然沉吟不语,面起难色。高熙喆问道:“朱大人来访,定 有什么亊情要说,我们既然已经认识,不妨明示。” 朱县令起身再拜说:“高大人,下官现有一棘手官团无法交 割,特拜请大人賜較。” 髙熙喆说:“愿听其详。” 朱县令说:“洽下沈家大院有沈仲仁、沈仲义兄弟,皆当朝 进士,官至四品,近因先父去世,兄弟俩为分家产引起争端,双双 将状纸递到下官县衙〇想下官乃一七品县令,怎敢造次! ”朱县 令一边说,一边从公文袋里取出状子。高熙喆接过来仔细看了两 遍,摇头叹息道:“沈氏兄弟和我同科中第,一别也有+年了,不 想为争家产手足相煎,彺费了这状纸上的一手好字! ”翰林、县 令唏嘘了一阵。临别前,朱县令说:“髙大人徳萵望重,又是朝廷 命官,我将状纸留在尊处,想大人能够帮下官解围的。”说完拱 手退出。 柴峰送定朱县令,说:“这县令也S 滑头,难办的案子推给 老爷6 ” 高熙喆道:“官低三品,也有他的难处呀! ”一边叹息,一边 如此这般向柴峰叮W 丫一番。柴_听罢,面餺喜色,说道:“老爷 放心,我定会照您说的去做。” 次日,在太原府福寿巷定来一位算命先生,只见他右手擎一 卦幡,禰上“卦”字两侧写一对联:“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那算命先生在巷于里转了两趟,M 去叩沈家公馆大门,说要讨碗 水喝。家丁回房禀报说有--课士,打扮不俗,可否让他朱见大人。 主人沈仲仁闻说有算卦人路过家门,不禁触动了心思,遂命 家人:“召进来/须臾,课士进到前厅。沈仲仁见卦幡的对联,不野的那位同科进士髙熙喆?接过小课士递来的名刺认真辨认,便 不#怀疑,上前深深地打了个拱,说:“高大人远道而来,怎么也 不打个招呼呀! ”高熙喆笑道:“有缘千里来相会,今日相逢,不 给人一个他乡递故知的感觉吗?” 高熙喆和沈进士正叙谈间,沈仲义揭帘走了进来。沈仲义见 哥哥沈仲仁在,转身就想回走。高翰林高声叫道:“仲义先生,我 是翰林院的高熙喆呀,离別十年怎么来及叙谈便要冋去呢?” 沈仲义惊喜地回转身,略带尴尬地抱拳说:“不知高大人驾 到,有失远迎,谢罪,谢罪。”酒菜立时上齐,高熙喆上坐,沈家兄 弟分坐左右。此吋兄弟俩心中早就明白了八九分,但碍丁-面子谁 都不想讲话。 高熙喆举起酒杯说:“十年离情,各分东西,今天只讲离悄 和学问,其他一概不谈。”洒过三巡,菜过五味,气氛热烈起来。 髙熙喆绘声绘色地讲起这次会考的各种笑话,让沈家兄弟捧腹 不止,沈氏兄弟也频频打问翰林院的种种传闻及同科生员的生 活状况。不觉间又使大家沉浸在人情、友情的爱河里,仲仁、仲义 也对上话来。这场同科酒饮了两个时辰,三个人都渐进微醉。见 时辰不早,高熙喆高喊:“备轿。”沈家兄弟下得楼来,却见只有 —顶轿于,不禁愕然。高熙喆抱笮道:“委屈、委屈,二位台兄乘 我这台轿子回去吧!” 布 熙 鈷 边 说 边 h 前 执 兄 弟 两 人 的 手 进 : " 明 天 我 着 下 人 将 本人一篇拙作送到府上,请两位台兄见教。”沈氏兄弟忙说:“不 敢、不敢,髙大人文章道德讲满天下,我们兄弟若能先睹,实一大 幸事啊。” 翌日,柴峰登门拜访。他进了大厅便扑通跪倒,说:“两位大 人,我乃髙大人的贴身随从,前日装扮课士并无捉弄之意,若有胃犯,乞望两位大人宽恕9 ” 沈氏兄弟说进:“明白,明白,不必客气了。” 这时柴峰站起身来,从衣袋里取出一卷状纸,正是沈仲仁、 沈仲义两兄弟的讼词。只见封皮上有几行批字,沈氏兄弟搭眼看 去,批字云; “鹁鸪呼雏,乌鸦反哺,仁也 <鹿得草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 其众,义也,羊知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蜘蛛网罗而为食,蝼蚁塞 穴而避水,智也t鸡非晓而不鸣,燕非舍而不立,信也。禽兽尚有 五常之至,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得?兄通万卷全无教弟之法,弟 掌六科亦无敬兄之礼,为家产之小节相争,而伤骨肉之大情。沈 仲仁,仁而不仁;沈仲义,义而不义。有过即改,再思可矣。” 批文后乂赠诗一首: 兄弟同胞一母■生, 768 祖宗遺业何须争# —番相见■ 一番老, 能得何时再弟兄? “仁、义、礼、智、信”乃儒学之精粹,沈氏兄弟十年寒窗,焉 能不懂这浅显的道理?只因一时糊涂,财迷心窍,做出有违先贤 教诲之事,现经离熙喆点中软肋,一时羞愧交加,无地自容。兄弟 俩遂抱头佈哭,相互检讨自已的错处。 次H,沈氏兄弟看家人从老家取来先父、先母的灵位,供奉 在公馆的正堂里,兄弟俩率领一家大小拜倒在香案前,沈仲仁、 沈仲义割破中指,将血滴在酒中,然后说遂:“先考尸骨未寒,不 肖子孙便分割家产,更因私心太重,宽骨肉相向,有悖祖训,以至 闹上公堂,it先人蒙辱。现经翰林院大学士高熙喆点拨,茅塞顿 开。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
Copyright © 2008-2016 sddzz.Com All rights reserved.